中天彩票 > 廉政教育 >正文

让热血与忠诚重新集结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8-06 10:19:30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曾是一名战斗在祖国西南边境线上的共和国卫士;今天,他又成了一名坚守在纪检监察战线上捍卫党章和宪法尊严的忠诚卫士。他还是一位诗人——当年在战场上,他利用战斗间隙窝在猫耳洞里写诗,身负重伤后躺在病床上写诗,走下战场仍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创作诗歌。三十多年来,他的内心深处,一直萦怀那场战事,萦怀那些长眠在麻栗坡的战友们;也一直未改对祖国、人民和军队的热爱与忠诚。他的人生经历是独特的,他的诗歌在中国诗坛也是独特的。其人其诗高度合一,以一种无比真实与真诚的力量,直击人心,具有一种独异的人格和诗格。在相继推出了《陈灿抒情诗选》《抚摸远去的声音》《硬骨男儿》等诗集和长篇报告文学之后,新近又推出了诗集《士兵花名册》。诗人让爱、热血、铁骨、忠诚和理想在汉字中重新集结,这是他用自己独有的方式,献给战友的诗歌花环。他就是当年在战场上被誉为“战士诗人”,现任职于浙江省纪委监委的陈灿。

 

    “爱”是陈灿诗歌坚硬的精神内核。作为一名亲身经历过血与火考验的战士,他对军队、对民族、对祖国、对故乡、对诗歌、对在那场战争中牺牲的战友们,都有着常人难以体会的深情。他的诗歌中有大爱与深爱。

 

    诗人对培养了自己的军队有着无比的热爱之情,心中有着永远不变的军人情怀。诗人如此直抒胸臆:“我是一名伤残老兵/在梦中多少次回到队列里/我和你们站在一起/青春焕发,精神抖擞”(《又一个春天开启》);“虽然我脱下军装已经很多年,但军人的情结一直‘穿’在身上脱不下来……脱下了军装,脱不下军队培养成的特质”(后记《拧亮诗的灯盏》)。军人的顽强与忠诚早已随血液进入了诗人的骨髓:“那些声音坚硬的内核/依然如轰鸣的雷鸣/震撼着我的情感和灵魂”(《我独自走在怀念里》);“把灵魂高扬挥舞如旗/至死不肯放弃脚下的忠诚”(《八月挽歌》)……

 

    在战士的心中与诗篇中,祖国从来就不是一个虚妄的词:“祖国有多辽阔/我的爱就有多稳固与辽阔”(《爱你的样子》)。“当祖国把界碑交给我和战友/我就把脚下的土地当作母亲护佑”(《又一个春天开启》);“列队,就是一梭子弹/等待祖国一声令下/把自己射出枪膛”(《八月,站在灵魂之上》);“祖国,我要出鞘”(《一把剑梦想出鞘》);“而此刻/我的祖国/就是身旁那/绵延的边境线/就是我中弹倒下时/死死搂在怀中不愿松开的/半块活着的界碑……”(《致祖国》)。虽然负伤在病床上躺了两年多,“从此我的姓名就叫床”“但我至今没有以躺的姿势/向祖国伸手/我依然用忠诚的骨骼/支撑着一名卫士的职责”(《床》)。他们就是《这样一群人》:“带着战火烘烤过的身躯回到人们中间/他们对俗世显得不大适应/战争中锤炼淬火的灵魂不断承受击打/精神布满伤口找不到那位野战医生/这样一群人啊对脚下的土地/伤痕累累的心和日渐沧桑的脸庞上/永远镌刻着两个字:忠诚。”

 

    第五辑“故乡喊我”集中展示了诗人的故乡之恋,这种对故乡的思念之情,因为诗人置身于随时都有可能牺牲的战场,较之于生活在和平环境中的人,表现得尤为炽烈而深沉。“一场激战过后/我听见故乡的炊烟在喊我”(《故乡在喊我》;“一年又一年啊/把思念的铁磨成了一根针/故乡远远喊一声/便一头扎进童年瘦弱的炊烟里”(《思乡的火车》);“通往远方的路/是你握在手心里的一根绳子啊/我就是系在绳子另一头/那只永远挣不脱的风筝”(《老屋》);“那枚我至今仍喜爱着的纽扣/把我同故乡紧扣在一起/一生都无法解开”(《一枚情感的纽扣》)……一种岩浆般的情感,奔涌在这些诗篇的字里行间,漫卷读者的心灵。

 

    陈灿诗歌是血与火书就的生命华章,他把自己全部的爱与忠诚,都献给了脚下的这片土地。正如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原党组书记金炳华在序中所说,“他的诗歌洋溢着强烈的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反映了一个‘战士诗人’的崇高使命和强烈的责任感。读了他的诗给人以催人奋进、奋发向上的一种力量。”(涂国文)